识荆已昔

天眼有时候照射得太灼热,它的金色容颜常常晦暗。

阁楼上的巴黎(三)

食用须知:
本文主cp为法加,副cp出现会提醒避雷。
本文所有人物都是普设。
本文主时间线为战/后,次时间线为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巴/黎。
本文时间线混乱,人称更替频繁。作者有轻微考据癖,请见谅。
本章为法叔的回忆录。

第二章   浪迹天涯的开始

    1919年,我跟往常一样逗留在码头上。战/争刚刚结束,我却找不到任何事情可以去做。战/前最大的兴趣爱好也显得苍白无力。有时我会帮一些水手卸货,也不收什么报酬。这么做使我与一帮经常来到尼/斯的水手们混熟了,他们在卸完货后常会邀请我一起去酒馆坐坐。我当然答应,毕竟没有人会拒绝水手的邀请。
     我和水手们一起喝酒,他们喜欢烈酒,喝完后总是醉倒在吧台上,或者晃晃荡荡走出酒馆,在夜深人静时高声歌唱,歌唱他们走过的每一片土地上的风景亦或是大伙儿都听不厌的塞壬诱惑水手的故事。尽管收音机带来的新歌与故事比他们的更全面,但水手在码头上总是受欢迎的。可一旦他们离开了码头,就会被人们厌恶,毕竟大多数水手在岸上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醉/鬼,剩下的清醒时间都分给了情/人以及船长的任务。
     所以我有时也会帮他们跑腿,去代发电报或代写信,一来二去,我了解了他们中的每一个,其中最与我熟悉的是赛迪克·安南,那个土/耳/其/人,浪迹在大海上,他时常与我分享他得到的消息:"世界各地的人都喜欢去哪里","哪位大人物乘了他们的船啊",这种适合饭后闲谈的讯息,但也有"与他同船的希/腊/人海格力斯·卡布西在吃饭前睡着怎么叫都叫不醒以至于错过了晚餐啊"这种令人发笑的话。总之,他给我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除了收音机和报纸,这是我最为灵通的消息来源。
     那么这位可亲的朋友与我前往充满爱的巴/黎有什么关系呢?你们或许会认为他不会对这个决定有所影响,对吗?可事实上,就是他的一番酒后之言使我踏上北上的火车的。人们常说:"聪明人不要相信酒后之言。"但我信了安南的话,并且付诸行动。可能那天晚上我们都喝了太多的酒,又没有人告诉过我,醉/鬼是不能相信酒后之言的。酒精使我的脑袋混混沉沉,我收拾了所有的贵重物品,出租了祖屋,稀里糊涂地前往巴/黎。把所有的往昔丢掉,任凭风吹。
    1919年的秋天,我北上来到巴/黎。

阁楼上的巴黎 (二)

第一章 谁是弗朗西斯·波诺佛瓦?*

食用须知:
本文主cp为法加,副cp出现会提醒避雷。
副cp提醒:亲子分,独伊
本文所有人物都是普设。
本文主时间线为战/后,次时间线为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巴/黎。
本文时间线混乱,人称更替频繁。作者有轻微考据癖,请见谅。
本章为法叔的回忆录。

     我出生在法/国东南部的尼/斯,那是个美丽而安宁的城市。地/中/海气候让这儿的夏季炎热干燥,也使一部分人选择来到我们这儿打发夏日。我也因此结识了来自西/班/牙的安东尼①,和故乡是普/鲁/士的基尔②。每到夏天,我们三个就到处捣蛋,扰乱宁静的夏日,放肆大笑,惹得美丽的邻家女孩③把我们轰出她的花园。她的亲戚,那个来自奥/地/利的小贵族,总是呵斥我们的无礼,然后就回去弹奏他的肖邦。谁知道他最后成为了一个心理学者,而不是一个以弹钢琴谋生的人家呢④。他们的表兄弟,一对来自威/尼/斯的双胞胎⑤,也定期在夏日来到这儿拜访他们,消磨无聊的时光。小费里可是绘画的好手,而他那冲动的哥哥对路德⑥非常不满,实际上他对我们所有人都不满,除了老是讨好他的安东和美丽的伊莎。
     在他们那边儿讨了没趣,我们便去骚扰住在另外一条街上的小少爷⑦。我们乐衷于把他的帽子偷走——他一般在早晨买完面包后把帽子挂在客厅墙壁的钩子上,我们就翻过他们家的矮墙,光明正大地走过他们家的女佣面前,安东尼把风,我和基尔爬上窗台,站在窗户上伸手勾走他的帽子。那位小少爷在我们跑出他家院子后才醒悟过来,只身跳出矮墙,朝我们飞奔来。我们大笑着跑开,从城中心的喷泉跑到邻家女孩的院子,当我们穿过她的院子时,总会引起双胞胎的呼喊,小贵族的钢琴声停了,邻家女孩放下碗碟,拿起平底锅。安东尼一见罗维诺呼喊便去哄他,基尔也被伊莎拦在了院子里。只剩下我抱着帽子,穿过他们,跑出城区,小少爷跟在我后面。跑了一会儿,我累了,我便朝他喊:"小少爷,哥哥我累了,你呢?"
他毫不示弱地喊回来:"法/国青蛙,你太菜了!我还可以再跑几圈。"
   但我们还是停在了青草地上。"为了顾及你的身体,法国青蛙。"他不屑地说。如果他没有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我还能更相信他一点。
     在草地上休息片刻,伊莎提着篮子,拉着基尔来了。安东尼背着罗维诺,牵着费里西跟在后面。路德也闻风而来,只剩下小贵族慢吞吞地走在最后。伊莎从篮子中抽出餐布,基尔讨好地把餐布铺开。大家都坐下。安东尼掏出番茄来,罗维诺别扭地接过,嘴上不饶人。而基尔在小贵族地"你这个大笨蛋先生"的喊叫中,被伊莎追着跑。路德和费里西已经在一旁享用果酱面包。而我和小少爷静静地躺着,我们实在没力气去闹了。等罗维诺吃完番茄,发现他的弟弟和那个"土豆混蛋"在一起玩耍,就会气愤地跳起来,训斥费里西。路德和费里西却照样呆在一块儿。刚刚歇下来的安东尼又忙活上了呢。
    等到八月底,他们也要各自返回了,我便天天泡在码头里。目送他们踏上轮船。拼命挥手,直到我身边空无一人。然后在六月初,从邮差手上接到他们的来信,又去码头等他们,看着那去年离开的船带他们上岸。见到他们熟悉的身影,心情也会愉悦起来。
    我曾与马蒂说过这些事,他对我勾起嘴角:
"那先生更喜欢哪里呢?巴/黎还是尼/斯?"
"我都喜欢啊。听起来很花心吧,小马修。"
"我觉得,这才是正常地回答呢。如果先生说巴/黎的话,哄我的意思可太明显了哟。"
    我们都笑了起来。

①:此处是指来自西/班/牙的安东尼奥·卡里埃多·费尔南德斯(1903~1961)。作者的好友。于1921年来到巴/黎,1945年返回西/班/牙。

②:此处是指来自普/鲁/士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1903~1944)。普/鲁/士军/人。作者的好友。于1921年来到巴/黎,1939年返回普/鲁/士。

③:此处是指海德薇莉·伊丽莎白(1904~1982)。

④:此处是指来自奥/地/利的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1904~1979)。著名心理学家,作曲家。

⑤:此处是指来自意/大/利的罗维诺·瓦尔加斯(1906~1963)与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1906~1965)。两人皆是巴黎大学的艺术生 ,毕业后成为画家。罗维诺的代表作为《马/德/里的森林》。费里西安诺的代表作为《柏/林男孩》。两人合作完成《走过威/尼/斯》,《冬日炉火》。两人于1922年来到巴/黎,1939年返回意/大/利。1948年,罗维诺·瓦尔加斯前往西/班/牙并终老于此。1949年,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前往德/国,1954年返回威/尼/斯。

⑥:此处是指来自德/国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1906~1954)。德/意/志军/人。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兄弟。

⑦:此处是指来自英/国的亚瑟·柯克兰(1903~1981)。作者的好友。巴/黎/医/学/院的学生。于1940年参/军,成为军医。

*此处借用了西尔维亚·毕奇的《莎士比亚书店》第一章的标题"谁是西尔维亚?"。向她致敬,为那个伟大的年代。